Hashima Kayo

糧嚴重不足啊……
シンタロー、幸村是本命❤
維姆是真愛💕
大愛蒼紅、KanoShin!

【一カラ】无法控制(R15注意,一松第一人称注意)

Guilt:

注意到的时候我已经又一次地把那家伙的衣领攥在手里,他的脸上还是和之前无数次那样露出了有些可怜的表情。我有点想不起来自己这一次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如此的生气,但我知道,那家伙只要站在我的面前我就会相当的火大,想要让他把那傻乎乎又难看的笑容憋回去,然后看那张蠢脸被泪水打湿,变成只有面对我才会露出的表情。


我知道这听起来令人恶心,不过对于我这样的大型不可燃垃圾来说这样很正常。社会最底层的啃老族人渣,又喜欢自己的亲生哥哥,像这样的组合也是几百年难得遇到吧?像我这样的人干脆去死好了,反正一定不会有人会在意的——也许,我说也许除了我面前的这个脑袋空空的笨蛋会注意到吧……?


呵,我在妄想什么呢?一定是看这笨蛋的脸看多了智商也跟着下降了。无趣地松开手,我没去看那家伙现在是什么表情便出了门。好像这次稍稍有点过头了,刚刚才想起来之前情况的发生只是源于我和他在走廊上打了个照面,他什么也没有做,而我却莫名其妙地先出手了,莫名其妙地抓住他的领子对他大吼了一通。


看那家伙那个样子大概是没有生气,可那家伙原谅我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我是他的弟弟吧?去掉弟弟这个身份他没有任何理由在被我无理取闹一番后还心无芥蒂地继续向我靠近,同样,我也没有立场再像现今这般去不停地干预他。我其实并不想这样,可惜,我不觉得我能做到像其他人那样和他正常互动。


无所事事地在巷子里面和挚友待了一个下午,在饥饿感的持续提醒下我终于开始不情不愿地踏上回家的路,途径水果店的时候我停了一下,鬼使神差地拿出本来是准备用来给挚友买鱼干和猫粮的钱买了一袋子梨子,随后又像做鬼一样提着那袋子梨子溜进了家,把梨子藏进了我经常用来藏东西的橱柜里,匆匆下楼赶去和其他人吃饭。


糟糕。托坐在他对面的福,我能清楚的看明白那家伙是在回避我,他一言不发地往嘴里塞着米饭,一次都没抬过头,甚至都没碰他最喜欢的炸鸡块,很快地就吃完白饭离开了餐桌上了楼。我见此情况也在他离开后不久迅速解决了碗里食物,努力保持平静地踱步进了二楼的卧室,一进门就看见他正摆弄着自己的镜子。


“喂,臭松……”


趁那家伙还没反应过来,我搭上他的肩膀一把把他的头转了过来,果不其然看见了一副懦弱的表情,还有我没预料到的向着我的眼睛里面表达出的满满惶恐与不可置信。


心脏停了一下。那家伙,是在害怕我吗?我僵在原地,死死地握住他的肩膀不肯放手。不,我不是想让他远离我。我……


在我自己找出想要说的话之前,身体擅自伸出手抱住了眼前的空松。不听从大脑指令的身体尽管不大正常,但此刻我却由衷感谢它。说出正确的话对我来说太过困难,一不小心就会演变成二次不该发生的事件。


果然我是个浑渣啊。


“一,一松?”


“……抱歉。”


此时的姿势使我看不到空松的表情,我不知道他听到这句话的感想如何,我只知道说出这么一句话仿佛用掉了我所有的力气,这辈子我恐怕都不想再说第二次了。我沉默地抱着他,一时间只会维持这么一个姿势。突然我感觉到怀中的空松动了一下,一双手没有任何征兆的环在了我的后背上。


等,等等……这家伙到底清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啊?!混蛋,是神吗?!天啊啊啊!呼吸,呼吸不了了!我已经是空松Boy了啊啊啊!


我大概是红着脸猛的把空松从身上扒下来的,这家伙顶着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盯着我,没有自觉的还要向我身上扑。笨蛋吗这是!我的下面已经立起来了啊!臭松这是你自找的啊!接下来你说什么都没用了!人渣需要什么告白吗?!直接上也没什么关系吧?!


没给那家伙感动完的余地,我直接把他按倒在地上吻上了那张泛着粉色的嘴唇,没想到吐出那些恶心话语的地方味道还不错。我将自己的舌头更进一步地伸了进去,迫不及待地去舔舐空松柔软的口腔内壁,努力回想起那些工口漫画和AV里面是如何进行一个标准的舌吻的。


唔,臭松吃饭之前还吃了糖吗?舌头在臭松牙齿的表面上感觉到了一点巧克力的甜味,我有点想验证自己的这个想法,于是把自己的目标转移到了臭松从开始的时候就不老实的舌头。我用自己的舌头死死地缠住他的舌头,一点都不在意由于这个动作子我们两个人嘴里溢出的口水。我不停地吮吸着,巧克力的味道也愈来愈清晰。直到看见臭松脸马上要憋成一个柿子,我才不大情愿地放开这家伙的嘴。


反正不亏。我一边听着他断断续续的喘息声,一边伸手探进他的卫衣里。空松腹部的肌肤触感很好,滑溜溜的,硬中又带了一点软。我感到自己的下体涨的更厉害了,那家伙一脸工口的表情是想死吗?忍不住的恶意涌了上来,我一边按住空松想要阻止我的双手,一边褪下了他的裤子,分开了他的双腿。


“臭松,看来你的处女要归我了?”


“哈……一松……为,为什么?”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啊,臭松!”


听见这句话我突然就有了某种不可言喻的勇气,十分有气势地当着空松的面把好几年没敢说出来的话说出来了。本来想回答完就继续做下去,被讨厌被嫌恶都无所谓了,可那家伙听完这话居然高兴了起来,语序混乱地说了一大堆话,蠢兮兮的样子就像一只大型犬类。我在那些没什么营养的话里面只听清楚了一句,瞬间明白这家伙到底在高兴什么了。


他说“我也喜欢你,一松”。他说,他也喜欢我。


神啊,这是梦吗?是的话也不要让我醒来了。我抱着这种想法还给了空松双手的自由,用手指堵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


“我买了梨子,做完之后去吃?”


空松微笑着点点头,任由我重新吻上他的嘴唇。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53)
  1. Hashima KayoGuilt 转载了此文字
©Hashima Ka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