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hima Kayo

糧嚴重不足啊……
シンタロー、幸村是本命❤
維姆是真愛💕
大愛蒼紅、KanoShin!

逆否命题(完)

想名字好麻烦啊:

*教师佐x学生鸣


*一个小甜饼,想写情窦初开的鸣人>///<


---------------------------------------------


 


初恋系列之一:逆否命题(完)






——“如果是我,则爱着你。”


——“如果有人不爱你,那么这个人,不会是我。”


 


 


木叶中学有个怪现象。


校园男神的桂冠,竟是落在一个老师头上。


 


“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鸣人愤愤然。


“当然有。”佐井指指教室里一众哀怨脸望过来的女同学们,微笑道:“从今天起,你就要接受他的放学后一对一辅导了。”


“大哥,那是补习地狱!要死人的!”


“乖,死不了,最多褪层皮。”


“……”


金发少年耷拉下脑袋,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说:“这种机会谁爱要谁要。”


佐井露出怜悯而透彻的目光:“那你倒是及格一次,给别人创造个上位的条件啊。”


鸣人:“……想打架吗?”


 


放学铃响起的时候,鸣人下意识就要背起书包冲出教室,脚才刚跨出一步,就被讲台上投来的一道目光给制止了。


他不甘不愿地站定身形,然后在一众看好戏的男生、对台上人的脸怀有留恋之情的女生依依不舍的目光下,垂头丧气地跟着始作俑者走出教室。


走廊上,尽是身处青春期的孩子们终于从一日的循规蹈矩中解放出来的欢声笑语,偏偏这近在咫尺的喜悦却传不进两人之间,走在前头的黑发青年自带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将所有的情感与人都阻挡在一定范围外。


这就形成了个怪圈,身处其中的鸣人毛毛躁躁东张西望,只觉浑身都不自在。


 


漩涡鸣人不太想跟这位叫做宇智波佐助的数学老师打交道,这也是原因之一。


其次则还有很多或大或小的理由,例如装模作样、为人严厉、讲话不留情面等等,以及出自那个年龄段绝大多数男孩子在看到优秀同性时,微妙的自尊心和比较心理。但这都不是造成他现在如此抵触人家的理由,他数学方面差强人意的成绩,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中二期的逆反因子在作祟。


 


事件具体要追溯至一年前对方刚刚入职时。


那天他碰巧睡过头,气喘吁吁地踩着点跑进学校时,被初来乍到的宇智波老师逮了个正着,对人还不了解并心存侥幸的鸣人双手合十,仰起脑袋眨眨眼睛,可怜兮兮的卖惨求他放自己一条生路,可对方愣是铁石心肠不为所动,非但不放生,还在课堂上点名批评罚写检讨,半点面子都不给留。


小孩心里气,他也就迟了这一回,要不要那么凶,新来的老师真讨厌!


他心里存了偏见,看佐助是哪哪都不顺眼,做什么都能挑出毛病来,直到有天他习惯性的跟人唱完反调后,被对方用课本敲了脑袋,云淡风轻地告诫:与其将精力都花在我身上,不如沉下心来好好学习。


什么什么?谁把心思都花你身上了?做人不能太自恋。少年恼羞成怒,气得跳脚。


 


经此一役,梁子算是彻底结下,见到人就冒火的鸣人自认为这种感情叫相看两生厌。


 


“愣在那做什么,还不进来。”


清冷的语调打断了他发散的思绪,鸣人回过神来,见人已站在办公桌前,正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


慢吞吞地挪进教师办公室,到跟前时,对方顺手拎过他刚从肩上剥下来的书包,从里头翻出要用的东西搁到桌上,然后将包往隔壁工位的座椅上一放,同时坐下吩咐:“自己去搬椅子。”


“哦。”鸣人拖了张椅子过来,在距离人有半米远的地方坐下。


黑发青年瞟了眼,也不管他,顾自开始解题。


很快鸣人就知道了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坐的位置偏而远,连字都看不清,更遑论结合课本内容解构题型。可他还学会了一句话叫打肿脸充胖子,为表明立场,就算斜视也要和佐助保持距离到底。


这跟天书一样听得云里雾里的效果自然堪忧,鸣人昏昏欲睡,每次在即将陷入沉眠前被佐助用笔敲醒。来回折腾几次后,少年哈欠连天痛不欲生,青年面色冷漠不置一词,两人僵持了会儿,最后以宇智波老师一句“真想和我赌气,就用实力来证明自己”结尾。


鸣人又习惯性地生了会儿气,晚上临睡前回过味来,瞬间醍醐灌顶。对啊,他不特神气么,就要用成绩来让他对自己刮目相看!


想想便觉得有点美滋滋,连半夜做的梦都是青年认输夸他的情景。


 


真的男人敢于直面任何挑战,何况旋涡鸣人要真想做点什么事,光凭那股子常人不及的冲劲和毅力,也确实能有所收获。


 


一个月后的小考,在不及格线内游走了大半学期的鸣人一举冲上八十分,到达人生前所未有的高度,他的朋友不无感慨地欣慰表态:“太好了鸣人,原来你不是个傻的。”


金发少年从自动贩售机里拿出一罐冰可乐就往人脸上糊:“混蛋佐井想打架直说啊!”


对方接过饮料,对满脸的冰水不以为意,“看来宇智波老师真有在用心教呢,明明之前你老找他麻烦,我还以为他会给你穿小鞋。”


鸣人弯腰去取另一罐可乐,“喂喂我也有认真学习的好吧而且你这思想也太龌龊……哎?!”


话还没说完,头顶上方便突然出现一只手,截走了他手里的冰饮。鸣人连忙循着回身,就见刚刚讨论的话题中心人物正站在不远处,手上还拿着罐原本属于他的可乐。


黑发青年挑挑眉毛,道:“少喝碳酸饮料,会变笨的。”


 


噫,抢人东西还有理了!


 


鸣人上前,扒住对方的胳膊就想抢回来。“还我!”


可佐助根本没把他这点反抗放在眼里,仗着海拔的优势将饮料举高,由着人在面前一蹦一跳,跟只讨食的小动物般。鸣人够了会儿见够不着,索性站定了嚷嚷:“你才会变笨,居然打劫学生,我要去投诉你这个不良老师。”


见申讨对象迳自越过他走向贩售机,毫无忏悔之意,少年顿时炸毛了,跟在他身后示威:“我这次可考了八十三分,哼哼告诉你,只要我想还可以考更好的!”


“那就继续努力。”


黑发青年回转身,用刚刚买来的盒装牛奶不轻不重地敲了记他的脑袋,然后将它放到鸣人手里:“小鬼就该喝牛奶。”言罢不等人回应,便干脆利落的离去。


 


……咦?


金发少年低头盯着手中的牛奶,耳尖悄悄红了。“什、什么嘛,耍什么帅。”


 


一旁的佐井惊讶道:“鸣人你脸红了欸。”


“闭嘴啦!”


 


到傍晚例行补课的时间,鸣人在门口走走停停来回打转,终于鼓足勇气,推开了门。


办公室内静悄悄的。


他的老师正单手撑着太阳穴补觉。


鸣人心神一松,小心翼翼地走近前。佐助的鼻梁上还架着副眼镜,可以想见这段小憩原本并不在他的计划内。将一直握在手里的东西放到桌上——那是一小袋有着七彩包装纸的糖果,他最喜欢的牌子口味。也是他踟蹰的根源。


没什么特殊的意思。少年在心里说,只是觉得真男人要礼尚往来,喝了人家的牛奶,就得还礼。


他轻手轻脚地将青年放在腿上翻阅至一半的教案拿起,合拢与作业摆在一处,而后屏住呼吸,慢慢慢慢地,摘下青年的眼镜。心跳不自觉加快,双手不可遏制地轻微发抖着,时间的流速刹那变得粘稠而迟缓,鸣人感到自己的手心在冒汗。


视线流转过那张轮廓完美的侧脸,最后定格在眼下疲倦的青影上。少年抿抿嘴唇,放下眼镜,承认自己也有一部分责任。


 


佐助醒来时,发现自己的眼镜没有了,他坐直身体刚蹙起眉头,就看见了放在左手边的糖果袋。下头还压着张纸条。


他抽过一看,是鸣人留的。


 


TO:


笨蛋不良老师,糖给你,不欠你啦!


 


落款处还歪歪扭扭画着只做出超凶表情的小老虎。


 


“好丑。”黑发青年客观的嫌弃了下,眼底却泛起一丝柔和。笨蛋就是笨蛋,连讨好人的本事都学不全,你老师不吃甜。


窗外夜渐深沉,再过十数小时,又是新的一天。


 


 


隔天鸣人再次推开办公室的门时,迎面收到的第一句话便是:“还以为你不打算来了。”


说这话的青年好整以暇,双腿交叠,舒舒坦坦地靠着座椅。


鸣人挺起胸脯一抬下巴:“不是你让我继续努力吗。”说着走过来,熟门熟路的放下书包搬过椅子,挨着人坐下。


佐助一抬眉毛。


鸣人读懂了他眼里的未尽之意,偏开脸装没看见。的确,这是他第一次,肯主动亲近对方。


然后就瞧见了桌角满满一罐的糖果。那种有着七彩糖纸包装,他最喜欢的零嘴。


 


金发少年瞪大眼睛:“那么多,老师你也喜欢?”


他身旁的青年看上去有些漫不经心:“不喜欢。”


“那你还买?”


“给你的。”


“欸?”


黑发青年没有接话,而是翻开课本,说:“今天讲逆否命题。”他在稿纸上写下一句我爱你,让鸣人改成逆否命题。


少年脸颊一红,嘟嘟囔囔地嘀咕什么怪题目呀超哈子卡西的,然后歪着头思考片刻,眼睛一亮答:“你不爱我对不对?”


青年看他一眼,淡淡道:“错。”


 


嘁。鸣人单手支着下颌,气哼哼地鼓起脸颊。


 


“原命题若a则b,按照推导,逆否为若非b,则非a,”佐助边写边道:“根据这个形式,上述语句可转换为如果是我,则爱着你。所以答案是——”


 


他转过头,静静注视着鸣人:“如果有人不爱你,那么这个人,不会是我。”


 


扑通、扑通、扑通。心脏忽然吵得不像话。


金发少年手足无措面颊绯红,只觉空气燥热的快要窒息了。


什么呀。他小小的抱怨着,心底深处却像有什么在破土而出,蔓延滋长,悄然发酵。


 


 


——End——


 


突然想糟蹋学科!下次还想试着写二律背反万有引力能量守恒天体运动反物质猜想!


Ps:虽然是个系列,但彼此间都没有联系,就是个单纯的写写初恋故事的短篇合集_(:з)∠)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68)
  1. 糖炒栗子Jane 转载了此文字
©Hashima Ka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