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hima Kayo

糧嚴重不足啊……
シンタロー、幸村是本命❤
維姆是真愛💕
大愛蒼紅、KanoShin!

【DMHP】厄尔尼诺 01

夏挽青箬。:

*再发不出去我真的要打人了,不玩虚的,气。
*更新不定
*ooc重度
*没驾照。(……)




Harry推门进来的时候,漏进的风将室内迷乱奢 靡的氛围撕开了一个小口子,他感觉到几束视线不满地刺过来,不过他只缩了缩脖子,搓着几乎冻僵的手径直奔向吧台要了杯热伏特加,几口辛辣的酒液咽下去浑身暖和起来,他这才解开斗篷领口的扣子将它随意搭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眯着眼打量谈情说爱的年轻人。


然后他感觉到肩膀被谁拍了一把,动作很是彬彬有礼,力度却不轻,带点道貌岸然的味道,一个懒洋洋的好听声音在他身后上方响起来,说这不是救世主Potter先生吗,怎么也会来这种淫 / 荡的酒吧度过良夜?


Harry没有抬头,他摘下眼镜很不讲究地顺手拿斗篷边擦去上面氤氲的细小水雾,随即漫不经心地笑笑,说好巧啊小Malfoy先生,经营那么一大份家族产业还有空寻花问柳,看来魔法部当初还该再多收你们一笔钱才对。


那个声音的主人就溜溜达达绕到他面前来,穿袖口压着暗纹的熨帖衬衫和勾显身材的西装长裤,香水还剩下一点檀木尾调,钻进他的鼻子欲迎还拒,满身堆满钱的味道。


Draco将高脚杯换了只手拿腾出空来将带着纹章的右手递到Harry面前晃一晃,说抱歉Potter先生,Malfoy家族的族长已经是我而非我父亲了,您的社交礼仪还有待提高。


Harry就气的想瞪眼,一抬头对上Draco闪着戏谑的银灰色眼睛和唇角的半分调侃,终于忍不住轻轻笑起来。


今晚我请客,再来两瓶黄油啤酒?Draco不容拒绝的定了下来,他放松地向后一靠,长发盖在锁骨上,挽起一道的袖口露出苍白纤细的小臂,打个响指催促服务生过来。


好久不见了。Draco的声音透过酒吧嘈杂的音乐飘过来,在Harry心上羽毛一样扫过。他端起伏特加抿一口点点头,得有五年了吧。


得有五年了。


Harry的大脑突然被这个念头充满,一瞬间酒吧妖冶的彩灯变成了三把扫帚昏黄的灯,精致的装修也被猪头酒吧的粗糙取代,五年零两个月没见了。他在心里暗暗说。


Draco放下他的贵族架子喝了口黄油啤酒,社交式的问候面对Harry一下子就转成了尖酸,他漫不经心地开口,和Weasley家的小母鼬分手了吗,怎么一个人到这里买醉?


Harry握住酒杯的手一瞬间僵硬了,他暗暗咒骂一句为什么Malfoy总能找到重点一针见血地挑出来,只好不情不愿地含糊说分是早就分了,因为一些原因。至于坐在酒吧,Malfoy先生也在这儿怎么能算我一个人买醉呢?


Draco就又笑了笑,二十五岁的年轻脱去了少年时代的青涩与莽撞,又还未染上岁月的风霜,整个人好看的无话可说。他很有几分愉悦的说首先这间酒吧是Malfoy家族产业我来打点无可厚非,其次我还不知道救世主喜欢同性需要来gay吧寻找伴侣,真是抱歉。


Harry一口伏特加喷了出来,呛的他满脸通红咳嗽声足足可以引来半个酒吧的侧目,Draco不易察觉地挥了挥魔杖四周声音便小了下去,将属于哈利的那杯黄油啤酒向他面前一推,饶有兴味地欣赏片刻Harry可怜巴巴的蓬乱黑发,俯身给他拍了拍后背,借弯腰的动作快速在他耳边留下一句二点钟方向。


Harry有些惊骇地抬头看他,磕磕绊绊地想开口问,Draco却只耸耸肩。麻烦遇见多了就有预警了,从你进来我就意识到不对劲,这里不是你发挥格兰芬多式勇气的地方,Potter,你太冒险了。


他身体前倾长发垂下来,挡住晦暗不明的神色,双手交叉扣在唇前,薄唇抿的锋利似线。


Harry与他僵持片刻放下杯子将抽出半截的魔杖塞回衬衫内的魔杖套,将伏特加丢在一边喝起了黄油啤酒,说Kingsley说的那个内线就是你啊Malfoy,这么深藏不露?


Draco敷衍的假笑,被救世主称赞真是荣幸之……


话还没说完Harry就突然软在了位子上,他脑内一片混混沌沌旋即调整角度让自己醉酒似的瘫在桌子上,手指拼命抓着酒杯。


与此同时Draco撤下闭耳塞听挑起眉毛,声音恶劣地提高了几个度嘲讽,黄金男孩真是名副其实的纯洁,酒量约等于无,真是感激您对我人品的信任Potter先生。


原先吵闹的酒吧安静下来,Harry无力地趴在桌子上看上去很是无辜地眨了眨水雾迷蒙的绿眼睛,似乎是在吃力地辨别Draco的话是什么意思。


Draco不疾不徐站起身来将Harry打横抱起,后者对这一动作表现出了十分的抗拒但在酒精的作用下还是乖乖臣服。Draco云淡风轻地扫过酒吧,与一个身着黑袍的黑色卷发女人对视,后者绽开一个满意的笑容对他晃了晃手里的高脚杯以示鼓励。


各位,既然救世主肯主动献身于我,我也没有不乘人之危的道理,今晚各位的单子全免,祝大家和我一样度过良宵。他暧昧地拖长了调子,几乎将斯文败类四个字刻在脸上,又彬彬有礼地半鞠躬,这才抱着Harry原地幻影移形。


在酒吧消失在Draco视网膜上前一秒,他再次与Bellatrix撞上了目光,那女人眼神阴鸷,缓缓对他做出口型。


——Kill him.


Draco将Harry粗暴地扔在床上,连同他一团皱的斗篷,抱出个小箱子从里面挑出一瓶魔药转手抛向Harry,这才想起来伸手勾松了自己的领带,长出一口气,暴躁地转起了圈。


Harry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将精神镇定剂一饮而尽,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沙哑着嗓子说谢谢。


Draco没了方才的人模狗样揪住Harry的领子,咬牙切齿地说Potter你什么时候能舍得抛弃格兰芬多的愚蠢,今天要不是我碰巧在你可能就死在那了你知不知道?


Harry将嘴唇从冰凉的玻璃器皿旁挪开,他的思维还未完全恢复,皱着眉思考半晌轻轻吐出一句抱歉。
我们的人里混入了食死徒……我原本是想将计就计的,可是……。


可是你没想到坐镇的是Bellatrix,也没想到酒里会被下那种药,是吗?Draco冷冷地说,指节被按的噼啪作响,他看上去非常暴躁,似乎想和谁打上一架。


Harry张了张嘴,吐出的却是无声。体内那种灼烧的空虚又沸腾了起来,他难受地抓住了被单,指尖泛起一圈白,忍不住从嗓子里溢出一声小小的呻/吟。


Potter,你该死的——。Draco几乎是狼狈地移过视线,手忙脚乱地翻找着魔药箱,然而那显然是徒劳。


Harry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酒精和药物的双重作用让他有些目眩神迷,Malfoy苍白的肤色,微垂的长睫毛,绷紧的下颌,看上去就非常柔软冰凉的颜色浅淡的唇,他披在肩上的耀眼的金发,以及他修长的手。


理智在情感面前节节败退,被折磨了许久的Harry终于甩掉鞋子,赤着脚跌跌撞撞走向Draco,掰过他的脸,忽略他错愕的神色,将滚烫的唇贴在对方的唇上,发现果如自己所料冰凉,便不依不饶地将这个吻继续了下去。


Potter,我/操,你——Draco手一松,握住的试管瓶子应声而碎,他几乎是惊慌地注视着Harry,随后咆哮道Potter你刚刚害我打碎了唯一一支解药你知道吗!你这个——


那就碎掉吧,Harry平静地打断他的话,感受Draco的气息在自己的口腔里萦绕,这样的感觉很是奇妙,让他忍不住想泛起微笑。


Draco沉默了下去,他的情况实在没有好到哪里去,气息紊乱,许久他喉结滚动,问,做吗。


Harry就忍不住晕晕乎乎笑起来,说Malfoy你刚才装什么纯情,都是成年人还装的一本正经,谁信呢。


然后他就被Draco按  /  在了床 / 上,Draco冰凉的手在他身体上游 / 弋,减轻了他体内灼烧的感觉。


天是湛蓝的,可是风越来越强,平稳的湛蓝倒影逐渐被风吹皱撕 碎,碧绿的湖面被搅成一片狼藉,雨下了起来,潮湿,迸溅,四散开来,天幕变成了银灰色。


Harry感觉自己在湖中心,他被打湿,被浸透,被潮水推涌,被漩涡包裹,一直到昏昏沉沉不再有任何意识,淹没在湖水里。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1)
  1. Hashima Kayo夏挽青箬。 转载了此文字
©Hashima Kayo | Powered by LOFTER